穀雨|工夫食茶

2021/04/22
穀雨|工夫食茶
最愛晚涼佳客至,一壺新茗泡松蘿

【穀雨|工夫食茶】

最愛晚涼佳客至,一壺新茗泡松蘿。 ─ 清·鄭板橋




虎虎的爐煙蓬蓬直上,


只見茶人輕巧地舉起茶壺,
注入彷彿白玉般的水柱,


在朱泥紅壺的外圍,細心且緩慢地由外而內,繞圈沖注直至飽滿溢出。




俄而索性熟練地在壺承邊緣輕刮一圈,
旋即再無疑問地巡行斟杯,
宛如沙場大將奮勇直前,


稍有差池,便攸關生死存亡。




工夫茶已有千年歷史,


起初流行於晉宋間北方士族的品飲方式,隨南渡後一併把這種喝茶文化帶到江南,尤其以粵東的潮汕地區最為盛行。
 
「工夫」一詞源自潮汕話,
當指講究、細緻,不含糊,不苟且的飲茶態度。


「工夫」不單指泡茶的技術,
從茶菁的揀擇,烘焙工藝,藏茶條件等都有章法。




現代喝茶一則注重外在形式的花拳繡腿,
要不順從簡便的草草了事,


「工夫」更重視的是茶與水,心與手的內在本質平衡,與強調表演性質的「功夫茶」不可同日而語也。




在行將末尾的春日,
圍坐一方靜室,有花香為伴,


待活火初沸時,
以工夫沖煲一壺三十年的鐵觀音,


讓花香梨韻浸潤整個身心,喜迎青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