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雪,敲冰煮茗

2021/11/26
小雪,敲冰煮茗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 ─ 唐 白居易

▌ 小雪,敲冰煮茗
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 ─ 唐 白居易


循著蓬蓬鬆鬆的嫋嫋茶煙,散逸出大地青草般的茶香四溢,溫暖了季節裡的寒涼。


節氣輾轉,由燦爛紛繁的晴暖之日,過渡到飄搖蕭索的雪候濕寒。


小雪,最宜起炭烹茗。




擇一處枝葉扶疏的玉樹,倚一畔天光雲影的池塘,
偎一拳風骨嶙峋的壘石,煮一壺老韻蔘香的白茶。


碎步翠竹掩映的白石甬道,即使初來乍到,一路周折百轉,滿路陰雲蔽日,任何人也一定會被眼前的閑逸景致,漂洗得雲淡風輕。








小雪,「斯時天已積陰,寒未深而雪未大。」


島嶼暖人,氣候溫和,平地雖未見皚皚白雪,卻也有醒人的涼寒澈透。


當一碗溫熱綿柔的老白茶下肚,便隨著歲月陳化的老茶香,以樸素姿態,開啟一段沉香雅韻的懷舊時光。








來到書院之前是風風火火的煙花塵世,
來到書院之後,又是另一番平淡天真的田園景緻。


木屋窗邊掛著幾匹深情彩繪的果蔬野菜,晾曬著樸實憨厚的人生哲學。






窗外冷風颼颼,室內溫暖如春,
隨一己之意搓揉著手中的沉香香丸,從此人生有味,芬芳有型。






冬日晝短,轉眼已是黃昏。
夜晚的山中儘管淒清寂寥,也會有瑩瑩的明星指引著來時去路。


帶著經久不散的沉香氣息,尋步竹屋席茶,氤氳微醺的燈火照見了老舊泛黃的心事,


彼此忘機,卸下煩擾,飲下閑適的茶湯,滋養人生的餘情。